• 网站首页
  • 政协概况
  • 组织机构
  • 通知公告
  • 政协动态
  • 机关党建
  • 政协会议
  • 提案选登
  • 社情民意
  • 委室工作
  • 书画联谊
  • 文史资料
  • 委员风采
  • 政协资料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史资料
    人物|中医孔伯华: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
    发布时间:2017-12-03 20:00:47


    他出生于清朝末年,是孔子的第七十四代孙;他曾作为中医界的代表,为中医的生死存亡向民国政府请愿;他还曾经连夜提笔给毛主席写了一封详述新中国中医药发展的方略。


          他是孔伯华(1884-1955),本名“孔繁棣”,伯华是他的号。

          1884年,孔伯华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的一个官宦之家。由于出身名门,长辈对孔伯华的教育十分重视,除了家长亲自施教外,他在六岁时还进入私塾读书。孔伯华不但熟读中国历代文史,而且还研习《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等医学著作。在他二十三岁的这一年,母亲因重病不治辞别人世。失母之痛让他下定决心学好医术,为此他到当地的药店去做徒弟,在“拉抽屉抓药”的过程中逐渐认识了不同的中药,水平也逐渐提高。

          1915年,命运来敲门1915年,一个改变孔伯华命运的机会降临了。当时为效仿西方,清政府开始实施新政,其举措之一就是解散太医院,在北京建立“中西结合”的公立医院,即京师内城官医院和外城官医院。外城官医院是新式医院,对平民百姓开放。除了提供门诊和接收住院等日常工作外,外城官医院还要负责公共防疫等事宜。由于分科清楚、名医众多(如杨浩如、陈企董、陈伯雅等),慕名而来的病人络绎不绝。


    1915年,外城官医院院长杨浩向孔伯华发出任职邀请,于是他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京城。同僚之间的学问切磋和丰富的临床接触,使孔伯华的医术日益精进,名声也随之大了起来。但在此时,孔伯华迎来了一次严峻的考验。


          1918年夏秋之交,全国各省纷纷爆发霍乱疫情,京津地区尤为严重,廊坊更是重灾区。当时一些北京的中医主动请缨到前线,于是在政府的组织下,外城官医院的杨浩如、陈企董、陈伯雅、张菊人、孔伯华等中医组成防疫队,前往廊坊防治霍乱疫情。出人意料的是,当地的人们宁愿求神拜佛,也不愿让医生看病。于是,他们便挨家挨户地敲门,尝试说服人们接受治疗。从疫区归来后,孔伯华与同仁根据收集到的资料,合著了《传染病八种症治析疑》(共十卷),此著作在中医治疗传染病中极具参考价值。


          这些经历使孔伯华深感中医行业的整体水平参差不齐是不争的事实,民间医疗资源的缺乏也让他心痛不已。于是他萌生了培养中医人才的想法,后来便有了“北平国医学院”。北平国医学院,一段校史中医自古多以师徒相授的方式进行传承,这种传统的师承方式难以实现大规模的人才培养,而西方学院式的培养方式却能克服这一短板。于是孔伯华同名医萧龙友等人商议办一所培养中医人才的学校以传承中医血脉。1930年,北平国医学院正式开始招生,萧龙友任院长,孔伯华任副院长。北平国医学院是一所民办的、比较接近现代中医教育的中医学院,并且获得政府许可。但是办学初期由于得不到当时政府的实质性支持,筹办学校的经费成为很严峻的问题。


          北平国医学院有一个预科班,一个医科班。一般来说,学生需要在预科班先念一年,然后再转医科念四年。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孔伯华在聘请优秀老师上颇费了一番功夫。要知道,当时北平国医学院的老师们都不是等闲之辈,比如萧龙友是四大名医之首。这些名医各有所长、分科细致,系统地涵盖了儿科、妇科、药物、针灸、方剂、伤寒、温病、杂病等中医分科。


          北平国医学院的医学教育与现代中医教育的本质区别在于,身经百战的老师们会运用丰富的实战经验反哺教学。所以北平医学院在培养学生时特别注重实践,不仅如此,他们对于中医古籍也非常重视,要求每位学生都要会背诵。每个学生毕业后有一至两年的实习期,学生们要跟老师一起出诊,随侍抄方,甚至到药房亲自抓药。毕业之后,临床经验还不足的学生还要到孔伯华的门诊继续实习。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人想将北平国医学院收归伪政府,改为国立医学院。一开始,日本人想让孔伯华担任伪政府教育医学方面的负责人,但他拒绝了。后来日本人用各种手法进行威逼利诱,为此孔伯华不惜三次迁址,此时国医学院的办学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1944年,为了不向日本和伪政府妥协,孔伯华决定关闭北平国医学院。但他所倾注的这十五年心血没有白费,在此毕业的七百多名学生大多成了我国中医界的骨干,其中不乏孔祥林、孔嗣伯、孔少华、马龙伯、裴学义等著名中医师,他们为中医的流传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永不过时的精神传承年逾古稀的孔伯华生活愈发忙碌,白天行诊授徒,晚上笔耕不辍。


          然而这一天,孔伯华却早早结束出诊回到家中。人入晚年,加上过度劳累,他从此一病不起。孔伯华自知病情严重,为了给后世留下自己宝贵的经验,他在病床上仍然坚持整理自己的临床医案。


          1955年11月23日,孔伯华与世长辞,享年71岁。临终前他嘱咐家人:儿孙弟子,凡从我学业者,以后要各尽全力,为人民服务,以承我未竟之志。2015年4月11日,孔伯华中医传承班在山东曲阜中医药学校举行了开班典礼,学生们正在诵读的《大医精诚论》正是当年孔伯华要求学生们首先要背熟的文章。

          《易经》里有句话,“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孔伯华去世时房无一间,地无一垅,但他留给后世的是精神,是传承。

             
       上一篇: 鱼台县政协来我市考察闵子骞等有关文史工作
       下一篇:文史资料:伯华先生 一代宗师 魂归故里
     
        返回顶部↑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曲阜市委员会  网址:www.qfzx.gov.cn